丿丶哇撒勒kqy

Marry Chirstmas(文墨)

本来想写航墨的,后来想起航哥好像,有点怕鬼……又想到了洛墨,但好像洛洛也……



某一天,林墨在公司找到了一顶黑长直的假发,“最近不是有个什么节吗?万圣节还是圣诞节啊,管他呢,先用这个吓人再说。”


又过了两天,终于在一个昏暗的凌晨,林墨戴上了那顶假毛,又披上了一条白色的毯子,赤着脚,闯进了孙亦航的房间,理了理(划掉),揉了揉那顶假毛,把撩在耳后的碎发和前面的长刘海全部挪到了面前,“孙……亦……航………”林墨边用奇怪的声音喊着,一边打着手电筒,喊了一会儿,林墨实在受不了,便用手推了推,那人似乎也是不耐烦,猛地起身刚想说,你烦不烦啊。就被眼前的景像给吓出了一声尖叫,冬天的凌晨本来就暗,不开灯的房间内,只有一个手电筒在闪,在他面前一个头发遮住脸的白衣“女鬼”


林墨没有听到了那个久违的高音炮,却听到了个熟悉的叫声,他撩开一角,“何洛洛怎么是你啊。”何洛洛刚想回答,耳边却传来了那个久违的高音尖叫“哈哈哈哈……万圣节快乐!!”孙亦航还来不及反应,就看着那“女鬼”跑出房门,似乎专门为了他的尖叫而来的,孙亦航来回看了看,又躺了回去,忽然,一团黑影欺身而上,在他耳边,“我们继续吧……”


在吓完一群崽子后,林墨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没有一点光的房间里一个冷着脸的人坐在床上,看着表,林墨慢慢地走上前,毫不犹豫地坐在床上,冲他笑了笑,“展逸文?你回来啦!”


“嗯”展逸文看着那双冻得通红的脚,用听不出脾气的声线,“又不穿鞋?”林墨往回收了收脚,委屈的说:“今天不是万圣节吗?我来吓吓他们,你都不配合一下。”


“哇!好可怕啊。”展逸文把人抱在怀里,盖上被子,“陪我睡会儿……”又想了想,“对了,今天不是万圣节,是圣诞节,你准备好礼物了吗?没有的话,把你送给我,我……就心满意足了。”说着,展逸文的手开始胡乱的在林墨的身上摸,“冷静!冷静!”林墨轻轻的吻了一下展逸文的嘴角,“我不早就是你的了,还有 Marry  Chirstmas!”


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呀


用下午的两节数学课把这个写完的,我发现我真的很有毅力,居然能在圣诞节当天手写了一篇,然后还把它码出来了,还有被玩坏的一秒50次……


允许我在这说一句,祝三爷生日快乐!


疯狂心动,真的,我觉得越看越想看,它就像一种毒,我是中毒了吗?

好,我选择前面一个……

双子座的兔子先生, 君のことが大好きです!

说实话,大芳芳真的没有看起来那么的忧郁,中二的不得了,浑身上下就透露着一股中二可爱的气息。

对!你没有看错,这就是一只狮子座的熊。

偶像包袱在他身上是不存在的。

问:

是你去找那只小狗了呢,还是那只小狗来找你了呢?
ヽ(≧Д≦)ノ

突然发现

12.21
10.21
这是糖,得磕!
  〔一本正经脸〕

文忆的绝美二人转时,看到了文墨糖

在文文转过去的那一瞬间,墨墨对他笑了,然后下一句是他,他瞬间变脸